是個深深墜入金光和域界坑的小花癡
文章內容就只是想記錄下腦中那些美好的畫面
但文筆不是太好還請多包涵

本命:閱天機、俏如來
CP:葬閱

关于

【葬閱】失物招領

*大寫的OOC

*借電影《失物招領》中的梗


====================


外頭下著大雨,雖然才下午四點,但天空烏雲密佈,天色已黑得像入夜。

也許是下雨的關係,今天來店裡的人特別少。

那天,好像也是這樣的天氣。


葬魂皇看了下手錶,想今天沒人,早點打烊好了,反正他是老闆,什麼時候下班他自己說了算。

想著趁這點時間將失物再詳細整理造冊一番。

因為平時東西都還算有善加管理,為了讓失主來尋時可以迅速交還,所以確認一輪也沒費太多工夫。

將最後一樣失物記錄完畢,時間也差不多,葬魂皇起身將表格歸檔,準備去拿店裡備用的雨衣,等等還要騎車回去。

此時,前頭櫃檯響

【葬閱】大雨將至

*偏正劇向。

*文裡所寫是雙星打完聖教皇回到鵷龍殿,想像散著髮的魂皇和謀師相處的片段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今夜寢殿外的防衛明顯森嚴許多。

閱天機用托盤盛著一盅青瓷碗來到殿外時如此想著。但以近日情勢而言,實所應當。

日前與章武韜義聯盟,出入者眾,多一分防備總是好的;再加上……。

在外頭守衛的是葬魂皇直屬的親衛隊,為首的將領見他披著一身夜色而來,明顯驚訝了一下,卻也馬上上前向閱天機躬身行禮。

「屬下見過謀師。」

「難得今日是你當值。」按皇者規矩,身為親衛隊統領一般不會負責守夜之值。

「魂皇入殿前吩咐今夜不許任何人打擾,是以特命屬下巡守。」

「原來如此...

藉二兒子滿足腦洞/////////


雲卿 / 偶主:me

攝影:me

(請原諒手殘如我沒有照正確拿毛筆的方式擺…இдஇ)

對白:桑田之四 中 魂皇看見的那封信 

(http://happyday0730.lofter.com/post/1d140b66_6270229)


  • 請勿自行轉載或改圖



【葬閱】現代 / 團圓

  • 桑田相關


  • 書裡收的最後一小篇


===


  和閱天機在一起之前,葬魂皇其實很少在過節。

  葬魂皇大概才剛滿月就讓人丟在路邊,後來才被他口中的老頭──三古奇皇給收留。三古奇皇說來也是個怪人,有錢有閒有空間,獨居在一座豪宅別墅裡,不常與人互動,身旁也無妻小兄弟,只有一個不知是手下還是管家的墨禍妖龍跟在他身旁。三古奇皇獨有一個奇特興趣就是到處撿孩子回家養,問他何不乾脆開個育幼院,他也只嫌麻煩和偽善,不屑為之。那語氣說有多像道上混過的大哥就有多像。

  葬魂皇和炎凰煞鳳就是這樣被三古奇皇撫養長大,說是撫養,還不如說放養比較妥當,年紀稍大就被三古奇皇踢出...

【葬閱】黃粱 章七 終焉 (完)

章七  終焉


  一人血裳紅衣站在後山的祭壇中央,仙魔瞳、神龍戰刀、六雲琴三樣神器分列東西北三方。

  前頭陣法應能再抵擋章武韜義的攻勢一陣子,教眾早已讓他私下遣散了去,即便章武韜等人攻破了大殿,也只得一個名為葬天教的空殼而已。

  他拈起法訣,正欲吟唱咒詞,通道處卻傳來他熟悉的步伐。他轉身看去,不意外見到藏魂緩緩步入祭壇,直直走到他面前。

  一身紅衣如焰,舉手投足盡是王霸之氣,全然相似的眉目,即便是他,也不住想要錯認眼前人就是已然消逝的皇者。

  兩人截然不同處,唯有眼眸的神采。

  然而今日,那雙紫晶瞳眸竟斂去深沉恨火,明亮清澈,望向他的目光柔和而堅定。

 ...

1/14

© 雪飛 | Powered by LOFTER